农夫山泉

那一天的天气,重现的概率只有1/365。

许多花儿都已盛开,而此时这片大马士革玫瑰还在静静的孕育着,它们已经积蓄了将近一年的日月精华,正养精蓄锐的等待着月底花期的到来,等到花开的时候,这片富饶的土地上会弥漫着沁人心脾的大马士革玫瑰的独特芬香。

正在北海福成机场候机,晚点四小时,发几张图片。

朋友带我去的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离贵阳约30km的一个地方。正逢一个绵绵细雨天,开着车绕着山脉走了一圈,用我那个即将消失的镜头(在深圳丢失了)拍下这朦朦胧胧的山水一幕。其实,倘若是个大晴天,可能反而没这么好看,因为有雨,天空被连绵低矮的云层覆盖,稍微高一点的山脉都被笼罩在氤氲的雾气里,平添了几许朦朦胧胧的味道!这也是我第一次在细雨中拍摄。

善宽以怀,善感以恩,善博以浪,善精以业,这般,最佳。
无愧于天,无愧于地,无怍于人,无惧于鬼,这样,人生。
图:丰子恺

雨后海边踏浪,坐在悬崖边上居高临下往下看,一望无际的大海是如此碧绿,山脚的石头在海浪冲刷过后形成朦朦胧胧的雾状,真想跳下去嬉戏一番。

从半山腰耗费6个多小时一步一步爬上去,到达山顶时已经精疲力竭。虽然主峰只有3700米高,但却比去珠峰累多了,一路无水无电无粮,对每个人的身体和意志都是一种深深的考验和折磨。晚上10点和早晨7点,登山者们冒着凛冽的刺骨寒风在零下5℃的山巅欣赏那美丽的风景,并接受心灵的洗礼。
虽然这一次没有看到皑皑白雪、璀璨银河与壮观的瀑布云,但眼前景象已然让我完成了有生以来最惊艳的一次旅行。
2018,重新开放后再见。